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詩歌
詩意生活系列
發佈時間:2021-07-08 10:21:00

詹黎平

夏夜

  那時我們在鄉下數星星,數完一顆又鑽出一顆,永遠數不清。但我們從不氣餒,一遍一遍重新數。

  那時我們在田邊聽蛐蛐唱歌,聽完這隻又聽那隻。這些無愁的蛐蛐,心中總有那麼多的歡喜和惆悵,灌滿我薄軟的耳朵。

  那時是夏夜,我們像神一樣出沒於村巷、田野和山道。月色開闊,而大地果實累累,讓我們對人生充滿幸福的期許和幻想。

知音

  一個人生來是孤獨的。另一個人生來也是孤獨的。

  但命運讓他們相遇,像一粒微塵撞上另一粒微塵。引為知音,高山流水,耳側如風,多麼神奇!

  數十年前,他們還互不相識,大漠是大漠,孤煙是孤煙;長河是長河,落日是落日。

  如今他們心息相通,廣袤的天空下,二人各行各的道,但彼此心裏始終都藏着另一個孤單的身影。

孤島

  某年夏日深夜,我們幾個弄了條小船,劃到湖中間一個孤島上去。

  為什麼半夜要這麼做?誰也不知道為什麼。因為這不是我們預先設想過的事情,大家湊到一起純屬偶然。

  聊着聊着忽然有人提議,我們到碼頭對面的島上去玩下。

  那個島平日總在我們面前搖晃,風穿過島上稀疏的松林會發出嗚嗚鳴響。是夜我們成功登陸那個小島,幾個人在島岸邊的岩石上坐了一會。也沒多聊什麼,就那麼仰着頭看天上的繁星雜亂而茂密,可我們卻在一個孤島上,漫無目的地乾坐着。

  這場景彷彿一種象徵。

  爾後我們又都各過各的,難得再有聚首時。偶爾邂逅,互相打個哈哈就別過。如果你恰巧見到這情景,肯定不會想象到,我們曾於某個深夜,一起划着小船登上過一個無名的孤島。

畫風兒

  風從我們身邊吹過時,扯了扯我支楞的頭髮和起褶皺的衣角。

  起風了,但是並沒有陰影出現。我轉頭試圖察看個究竟,風又再次從身邊經過。

  而我還是沒能看清平地掀起動靜的風長得啥樣,這樣經歷了一次又一次,到底有風無風已不確切。

  但我每次看見的旗幡飄動,聽見的樹葉喧響,其策源者又是誰。由此可見,我有一顆沉寂的心靈。我看見的風動,聽見的風聲,依舊那麼稀少。

  當秋日盛大的陰影蒞臨,我知道,風最終無可逃遁,其真實的面目亦如人面,必將被我清晰地畫出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